藏马控,王样控,艾伦控,暗表、利艾、荼岩不可逆,脑洞太大就爱狗血,毛绒控~

蛛网 32【荼岩/勇者大冒险/塞岩】所谓黑暗夹心…嗯,兄弟嘛,性格很像,喜好自然也很像

嗯同志们这里我要补充一个#塞岩#成分,请注意避雷哦。

如果不介意再继续往下吧。


————————————————

 

 蛛网 32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大喊,身穿牛仔外套的青年在地上一个打滚,狼狈地躲开了那个从天而降的巨大拳头。

那足足有一人之大的石拳轰的一声砸下来,将安岩刚刚还待着的地方一下子砸了个深坑下去。

打滚到一旁的安岩顿时冷汗直流。

刚才要不是他速度快一下子滚出去,只怕就被那石拳砸成肉泥了。

他利落地拔出枪,砰地一声,再度向他挥舞而来的巨大石拳被他一枪炸得粉碎。

 

“安岩!小心后面撒——”

 

伴随着江小猪的大喊声,以及从身后传来的猛烈的刮风感,安岩又是一个狼狈地翻滚。

另一只巨大的石拳堪堪从他身侧掠过。

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抬手又是一枪,将那头正在迈脚向他踹来的石巨人一只脚冻在了地上。

 

不远处,侧身闪开石巨人重重的一拳的神荼眼角往这边瞥了一眼。

安岩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样子看似狼狈,但是都很好的躲开了怪物的攻击,而且也还有反击的余力。

确认安岩应该不会有多大危险之后,神荼将注意力重新转回了自己身前。

如果说安岩和江小猪狼狈地滚来滚去、鸡飞狗跳也只是缠住了一头石巨人而已,那么作为队伍中最高战斗力的神荼此刻面对的是四头巨大的石巨人。

每一头都有三层楼那么高大,全身都是硬邦邦的岩石组成,一抬脚就是一个坑,一拳下去就能将岩壁砸个粉碎。

 

刷得蓝光一闪,那足足一人之大的石拳一下子穿透了神荼的残影,重重地砸在后面的岩壁上,因为用力过猛将整个拳头都砸了进去,一时半会儿拔不出来。

下一秒,黑发的年轻男子已经闪现在这头石巨人的头顶。

手中惊蛰一挥。

幽蓝光泽在黑暗中一掠而过。

石巨人巨大的头颅被削掉了半截。

紧接着,另一头石巨人又是一拳砸过来。

神荼又是一个瞬移,闪开了那对准他砸来的拳头。

于是那个石拳一下子将还在努力从崖壁里拔着自己手臂的石巨人剩下的半个脑袋砸了个粉碎。

 

误伤友军的那头石巨人似乎呆滞了一下,然而,就在它呆滞的那一瞬,神荼在空中一个矫健地空翻。

漆黑的长靴重重地落在石巨人一侧的肩膀上。

下一秒,纵身而起。

在石巨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惊蛰一刀直刺石巨人眼部的位置,在刺进去的一瞬间蓝色的神荼之力陡然爆炸开来,一下子将石巨人的头颅炸得粉碎。

而神荼却是在爆炸的一瞬间再度一个纵身,那双修长的腿借力在空中微凸的崖壁岩石上一踩,整个人像是一只矫健敏捷的黑豹落到了另一处高高的石柱之上。

 

他站起身来,漆黑色的发丝散落在那细长的丹凤眼的眼梢。

冰蓝色的瞳孔在黑暗中泛着慑人的光泽,如一柄陡然出鞘而寒光肆意的利刃。

粉色的唇抿紧着,薄薄的一层,渗着令人胆寒的凌厉之意。

 

剩下的两头石巨人巨大的身躯轰隆轰隆地向他走去。

 

神荼站在高高的石柱上,一张俊美的脸面无表情,淡淡地看着那两头石巨人围拢过来。

握在手中的黑色惊蛰在黑暗中泛着和他的瞳孔一样冰冷的幽蓝光泽。

 

他俯视着那两头靠过来的石巨人。

以居高临下的姿态。

 

…………

 

这边是游刃有余地状态,另外一边,安岩和江小猪虽然是鸡飞狗跳、狼狈不堪,但是终究还是联手将那一头石巨人折腾得倒了地。

 

“小猪!”

 

眼看着轰然倒地的石巨人垂死挣扎地将仅剩的一只石拳重重朝着江小猪砸去,安岩猛地一扣扳机,将子弹调整到防御的子弹一侧,然后将这颗最后的防御子弹猛地打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大的石拳重重地砸在一层红色的光幕上,震得红色光幕晃了一晃,也将那个被红色光幕保护住的小胖子吓得一个哆嗦。

 

红色光幕坚挺了下来。

耗尽了余力的石巨人化成了普通的石头,满身的石头骨碌碌地滚下来。

 

“吓……吓我一跳撒。”

江小猪抹了一把冷汗。

“安岩,你可真够哥们,要不是你,我可就交代到这…………小心!!!”

 

关键时刻保护住了江小猪的安岩正嘚瑟地仰着下巴,眯着眼开心地听着江小猪的话,那陡然的转折让他懵了一瞬。

身后一阵飓风汹涌而来。

安岩只来得及回头去看。

只见那一只从黑暗中挥出的巨大石拳正正对他砸来——

他本能地抬手啪的一扣扳机,可是空了的子弹匣只能打出一个空枪。

一切发生地太快太措手不及让他再也来不及做出第二个反应——

 

“安岩!!!”

 

眼看那沉重的石拳就要砸在安岩身上。

忽然一道金光从黑暗中掠过。

那道金光由上自下重重地劈在石拳上,一下就将那石拳劈裂砸了个粉碎。

那碎掉的石头簌簌地砸下来,砸在安岩脑袋上和身上,砸得他嗷嗷叫了好几声,整个人都埋在了石头堆里。

 

来人身影一晃,速度快得只来得及看到那一点残影。

只能看见那人连带着手中一道金光如离弦之箭疾驰而去,一下子穿透了那个突然从黑暗中袭击出来的石巨人的胸口。

然后,那人在黑暗中高高跃起。

一个敏捷地空翻,落下的同时,手中闪着金光的长棍重重一下将那石巨人的石颅砸了个粉碎。

 

然后,那人轻巧落地。

 

一切的发生不过只是几秒的时间。

快得让被石头埋掉的安岩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他张着嘴,呆呆地看着那个落在他身前的人转过身来。

 

“安岩哥。”

虽然喊着安岩哥,但是来人说话的语气却没有丝毫的尊重,反而有着明显的嫌弃和鄙夷。

“你还是老样子,蠢得可以啊。”

 

面容稚嫩看起来不过十几岁大小的少年,站在被石头埋着的安岩面前,那双像是猫一般大大的黑色眼睛满是嫌弃地俯视着安岩。

明明有着一张可爱的脸,但是此刻脸上毫不掩饰对安岩鄙视的神态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可爱。

金色的圆棍闪了一闪,化为一个巴掌大的圆球安静地躺在少年的手中。

 

蓝光微微一闪,明显是用瞬移赶过来的黑发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冰蓝色的眸动了一动,落在少年的身上。

 

少年看了神荼一眼。

“哥。”

他喊了神荼一声,脸色淡淡的,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听不出多少情绪。

虽然喊了一声哥,却并不亲热,纯粹只是礼节性地喊一声而已,给人一种极其疏远的感觉。

 

漆黑的发梢垂落下来,在神荼眼底散下一点阴影,让人看不清。

薄薄的唇仍旧是微微抿着,神荼一言不发地俯身,一手抓住安岩的胳膊,将他从石头堆里拽了出来。

 

“唉哟——吓死我了撒——”

终于反应过来的江小猪一溜烟地跑到了安岩身边,一边帮安岩扑打着身上的石粉和灰尘,一边心有余悸地和安岩说话。

“我还真以为你要被砸到了撒,多亏这个……这个……”

他瞥了瞥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神荼一眼,又瞥了瞥对面那个神色淡漠地站着同样也不说话的少年一眼,小心地戳了戳安岩,压低了声音。

 

“这就是神荼传说中的那个弟弟哈?”

某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氛让江小猪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越发压低声音。

“我说……气氛怎么这么僵撒?”

 

安岩啊哈哈的干笑了几声。

 

现在只僵着不说话而已,已经很不错了。

你还没看到当初这兄弟两打得你死我活的可怕场景呢。

 

他在心底这么吐槽着,赶紧上去打圆场。

 

“那、那个……”

安岩本想叫少年原来的名字,可是他嘴一张,立刻就看出他心思的少年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

 

“叫我阿塞尔。”

安岩一动就知道安岩想干嘛的阿塞尔一瞥嘴,不耐烦地甩了一句堵住了安岩的嘴。

张口想喊人的安岩哽了一下,勉强将那个差点就喊出口的名字吞了回去。

 

这个小屁孩明明在那之前还粘着他表现得那么可爱,结果一翻脸之后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尤其是对他一点都不客气,一直都对他各种嫌弃加鄙视,开口闭口都能刺他几句。

 

他在心底这么腹诽着,还是啊哈哈哈地笑着凑了过去。

 

“阿塞尔,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

 

标准的好久不见的打招呼专用语句。

再度换回去了阿塞尔完全不加掩饰的嫌弃眼神。

 

安岩摸了摸后脑,赶紧又换了一句。

 

“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阿塞尔你从来不做S级以下的任务的,这里不是A……”

 

“小帅哥~你们THA协会的消息怎么就那么落后啊。”

一头波浪头肤色古铜的美女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冲着安岩诱惑的一笑。

“这个地方三天前就因为有不明古生物的活动晋级到S了哦~~还是双S级~~”

 

“我靠!我说明明一个A级任务怎么这么危险啊!”

像是石巨人这种高防御高攻击的危险怪物以前顶多都只遇到一两个,这次根本是凑成堆跑出来的。

 

“嗯……”有着一头性感的波浪长发的美女目光扫过眼前。

“这里有三个洞口,看来这次我们得合作一次了啊。”

她说,“分成三队吧。”

 

冰蓝色的眼看了阿塞尔一眼,阿塞尔却没有看他。

神荼将目光移开,转身向最右边的洞口走去,然后回头看了安岩一眼。

目光中是明显的让安岩跟上来的意味。

 

安岩的目光到是和他对上了。

可是,安岩和他看了一眼,镜片后的眼眨巴了一下,却并没有跟上去,而是忽然往旁边走了一步,伸手一把抱住了身边的少年。

“我和阿塞尔一组。”

他一把搂住比他矮了大半个头的阿塞尔的肩膀如此宣称。

 

“……”

神荼的脚步顿了一顿。

 

“嘎啊?”

这是一脸‘你脑子没病吧老子不想搭理你’表情的阿塞尔。

 

“唉?”

这是楞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的江小猪。

“好好好!安岩就和这位一起撒——”

一直在费尽心机想要把安岩从神荼身边扒开的小猪果断赞成。

但是赞成完之后身边陡然冒出的一股冷气又让他一个哆嗦,赶紧抱住身边这个大美女的大腿。

“我、我就和这位美女——神荼那么强,一个人就够了!”

这种时候江小猪可绝对不想和神荼组队,那不是找死么。

 

“好啦好啦,就这样组队~~”

安岩一边打着哈哈笑一边推着一脸不情愿的阿塞尔往左边的洞口走,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对盯着他的神荼丢了个‘你放心交给我’的眼神过去。

 

……

就是交给你才放不下心吧。

 

他那自以为隐秘没人察觉到的眼神几乎被在场的所有人看在眼里,包括被他推着走的阿塞尔的嘴角都抽了抽。

同时所有人也都忍不住在心底吐槽出了上面这句话。

 

不管怎样,众人还是分成三组出发了。

安岩和阿塞尔走了最左边的洞穴,那洞穴比起其他两个要显得狭窄许多,还好安岩和阿塞尔身材都比较瘦,还能在洞穴里行动自如,

要是换成胖胖的江小猪,恐怕转个身都困难了。

 

长长的洞穴黑漆漆的一片,除了四周嶙峋的怪石什么都看不到。

安岩举着手中的一根荧光棒走在前面,将阿塞尔拦在身后。

那姿势怎么看怎么像是以保护者自居的模样。

 

刚才要不是他出手这个蠢货已经身受重伤了好吗?

现在还摆出保护者的样子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见安岩那种把自己拦在后面的保护者姿态,阿塞尔嘴角又是抽了一抽。

 

……算了。

反正这个家伙那个二到极点的脑子和思维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想当初第一次见面,他装成一个无害的少年和他接触的时候。

对于自己这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这家伙都能豁出命去保护他。

他当时就已经觉得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哪里不正常了,但是为了接近他弄到圣珠,他偏生还要装作一副天真的孩子装模作样地看着这家伙各种卖蠢…………那种想狠狠抽这个蠢货一顿却死也要憋着还要装作崇拜这个二货的模样的过去简直是一场噩梦……以至于到了后面从小到大装孩子装天真从来毫无破绽的他都彻底破了功不想再搭理这个蠢货了。

 

……那真是……

这十几年来真的是第一次有人能把随时随地见人就习惯性演戏的自己逼到自愿放弃演戏的程度。

这个蠢货从某个方面而言也简直是无敌了。

阿塞尔觉得自己宁可一人面对十个S级的BOSS级怪物也不想再对着这个二货装天真。

 

“阿塞尔,注意啊,这下面有个机关啊。”

“阿塞尔,这里有个洞啊,小心不要踩到。”

“阿塞尔,我们休息一下吧,来来,坐这里。”

“阿塞尔,你要吃什么,我这里有面包,压缩干粮吃腻了可以换个口味,啊,还有水。”

 

那个二货还在罗里吧嗦个不停,被安岩强行塞了一个面包的阿塞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在其他人面前都是一张让人猜不透的笑脸面具的他只要一遇到这个二货就忍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

 

“已经够远了。”

他没好气地说,“你有话可以直说了。”

 

“啊?”

一口塞进去一块压缩饼干的青年侧头看他,镜片后的眼眨了眨。

“说什么?”

他嚼了几下饼干口齿不清地问。

 

“……你不是来替那家伙当说客,劝我和他和好的吗?”

 

“那家伙?”

安岩一边喝了口水,一边思考了一下,恍然大悟。

“哦——你说神荼啊。”

 

“………………”

阿塞尔强忍住想要抽人的冲动。

这家伙不是装蠢,是真蠢!

 

 

“有人劝过你吗?”

 

“嗯,那个胖子和一个老头。”

 

“哦,他们两啊。”

 

“别装了,你不是和他们一样吗?”

 

阿塞尔以为安岩被自己揭穿了目的多少会露出难堪的表情,谁知道对方仍旧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想过要做这件事的坦然神色。

 

“有什么好说的?”

舔了舔手指上的饼干碎末,安岩漫不经心地随口说。

“你只是外表看起来小,其实都已经成年了,这么大的人了,经过的事也不少了,难道别人说什么你就会去做吗。”

 

“…………”

阿塞尔没吭声。

他张口,咬了一口手上的面包。

 

…………

……………………

 

阿塞尔和神荼的事情得从很久之前说起。

他们两人小时候本是很亲密的兄弟,后来因为意外,黑暗中的某个强大势力为了得到拥有神秘力量的残片,袭击了他们一家。

父母惨死。

神荼因为激发了神荼之力在关键时刻被他那个身为神荼之力守护者的师父救走,而作为弟弟的阿塞尔却没有那么好运,被那个神秘组织关押了起来。

因为碰触了残片从而获得了一点神秘的力量,想要得到残片力量的那个组织干脆就拿他做实验。

一个年仅六七岁本该在父母的呵护下哥哥的照顾下无忧无虑的孩子陡然从天堂落入了最深的地狱。

在这个地方,再也不会有人换他的名字,再也不会有人关心他,再也不会有人在乎他是不是会痛会哭泣……被人肆意地侮辱打骂得遍体鳞伤,哭得再凶再狠再撕心裂肺,换回来的也不过一句‘废物’和鄙视的目光。

一开始他还期盼着他的哥哥会将他从这个可怕的地狱噩梦中救出来,天天等,天天盼,苦苦地等了一天又一天,却终究什么都没有等到。

暗无天日和备受折磨的日子让他的心灵一点点开始扭曲。

再加上有人刻意在暗中引导,让他以为神荼为了保护自己而放弃了他,曾经强烈的期盼一点点变质,变成了深刻的恨意。

每受一次折磨,这种恨意就越发加深……直到对神荼恨之入骨。

 

……

他放弃了过去的名字,抛弃了曾经懦弱的自己。

咬牙撑过了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让自己一点点变强。

优柔寡断和懦弱被他抛之脑后,他学会的是心狠手辣和笑里藏刀。

想要在黑暗中活下去,就只能融于黑暗。

 

这十几年来,他踩着他人的尸骨和鲜血满满爬到了帝国余晖这个组织的最高处。

而有一天,他也终于遇到了那个抛弃了他让他恨之入骨的人。

他的哥哥,神荼。

 

…………

…………………………

 

再后来,经历了许多事情,误会也终于解开了。

这么多年来,神荼一直在四处寻找他,从未忘记过他,更没有做出为了保全自己而抛弃他的事情。

他和神荼之间的仇恨,都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幕后组织刻意引导的缘故。

为了令他们兄弟相残。

 

既然知道了真相,完全不想让那个害他家破人亡的组织如愿的他自然不会再做什么蠢事。

但是他也没有和神荼好好相处的打算,仍旧是回到了帝国余晖,按照原本的生活轨迹生活。

除了偶尔和神荼在任务中相遇之外,他们两人几乎没多大联系。

 

“虽然你和神荼是兄弟,但是毕竟分开这么多年了。”

坐在他身边的青年呵呵地笑着说,仍旧是那副毫不在意的神色。

“这么多年来,你们生活的环境完全不同,神荼有神荼的生活方式,而你也习惯你现在的生活,既然已经有了各自的道路,就没必要硬把你们两个绑在一起生活。”

“强扭的瓜不甜,你也不是小孩子,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也知道该做什么……我们这些旁人,哪有对你指手画脚的权利。”

 

“…………”

 

“而且,你也不是讨厌神荼,不是吗?”

又丢了一块压缩饼干到嘴里,安岩一边咀嚼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而已……就跟神荼也不知道该和你相处一样。”

“说真的,其实你和神荼性格真的超像的,一个两个都臭屁得不行,也钻牛角尖得不行,什么都自己憋着闷着死活就是不肯说出来。该说真不愧是兄弟吗?”


“你们毕竟分开太久了,就算误会解开了,但是这么多年,神荼性格也变了,你的性格也变了,再让你们回到小时候那种亲亲密密的兄弟情深的样子,哈哈哈哈,别说你们做不到,我在旁边看着都别扭啊。”

安岩呵呵笑着说。

“所以没事,不想做就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做,亲近不了就亲近不了,顺其自然就好。”

 

“……说得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一言不发了半晌的阿塞尔终于用鼻子哼了一声。

 

“我知道啊。”

安岩说,“因为我和你一样啊。”

 

“别骗人了,你有哥哥吗?”

 

“哦,哥哥我没有,不过我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哈?”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他们都不想要我,就把我寄放在一个远房亲戚的家里。”

将最后一块饼干吞下去,安岩扭过头,冲着阿塞尔一笑。

仍旧是那种没心没肺一脸毫不在乎的笑。

“怎么样,是不是和你一样,你是以为哥哥不要你,我这边,是父母都不想要我。”

他说,轻描淡写的语气。

“不过我没你那么厉害,能自己扛过来。哭了几场知道没人管我之后我就无所谓了,反正每个月他们也会给我打生活费,随便我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如果不是神荼……我大概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了……”

 

“或许当时年纪太小,体会不到大人的苦衷。”

“若是他们现在突然要和我一起生活的话,我也会觉得别扭,也会不自在吧。”

“那不是因为我恨着他们,对于他们,我其实没什么怨言,只是因为都分开这么多年了,彼此间生活的轨迹已经差太多了,就跟陌生人一样,强行在一起生活,只会让彼此都觉得难受。”

 

“可是,不愿意和他们一起生活,不代表我不重视他们。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生了我,还把我养大。”

 

“我想,你和神荼也是一样。”

“既然已经走上了不同的路,没必要非要为了别人眼中所谓的兄弟和睦强行绑在一起,让你们彼此都觉得别扭。”

 

安岩笑着说,抬手拍了拍身边少年那头柔软的黑发。

 

“放心吧,没事,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

“你重视神荼,就像神荼重视你一样。”

“我知道,神荼也知道。”

 

他一边笑着说,一边揉着阿塞尔的头。

少年没吭声,看不出什么神色,一双漆黑的大大的猫眼盯着他。

明明外貌只是一个年轻的孩子,但是冷冷地盯着安岩那只摸着自己投的手的眼中渗出的冰冷目光莫名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阿塞尔盯着安岩放在自己脑袋上的头,面无表情。

 

那近乎实质性的针扎似的疼痛让安岩唰的一下将手收了回来。

 

“喊你一声安岩哥还真把自己当长辈了?”

虽然看起来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但是实际年龄和安岩同年的阿塞尔用目光冷冷地削了安岩一眼。

 

“哈哈哈哈哈。”

的确是不知不觉就把阿塞尔当小孩的安岩啊哈哈干笑了两声,赶紧转移话题。

“阿塞尔,你长高了不少了啊。看来那个诅咒是真的破除掉了。”

 

“是啊,再两年就比你高了。”

 

“……”

某个试图转移话题的青年被阿塞尔轻飘飘的一句话哽得一口气上不能上下不能下。

 

考虑一下神荼的身高以及他们家族的基因,安岩还真没办法反驳阿塞尔这句话。

长大后的阿塞尔能不能超过神荼不一定,但是超过他那是铁板钉钉的……

 

被戳到痛处的安岩再一次果断转移话题。

 

“好了好了,休息好了,我们该上路了,可不能输给神荼和小猪他们。”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然后拔出腰间的枪。

“来来,我打头,这么久不见,给你看看我的厉害——”

 

青年眯着眼笑着这么说,然后一马当前冲了出去。

 

阿塞尔慢悠悠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他站了好一会儿,抬起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脑后。

刚才那个人拍了拍揉了揉的地方。

那个地方似乎还隐约残留着那个人掌心的温度。

 

蠢死了。

 

少年撇着嘴这么嫌弃地想着。

可是他的手却在不经意中轻轻地按了按刚才那个人的掌心揉过的地方。

那里残留的暖暖的温度仿佛浸入了他的手中。

 

……虽然是个脑子不清楚的二货。

却偏生在某些方向敏锐得惊人。

或许……多少也还是靠得住……

 

…………

…………………………

 

 

砰——!

“啊!”

 

咚——!

 “唉哟!!”


啪——!!!

“哇啊啊啊啊——!” 

 

撤、回、前、言。

 

“不是说要让我看你的厉害吗,安、岩、哥!”

 

一脚重重地踩在某个掉进陷坑的蠢货的胸口,那张可爱的脸几乎已经扭曲到狰狞的少年最后安岩哥三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硬生生的从牙缝里逼出来。

 

“痛痛痛——阿塞尔,轻、轻点,别踩,那是意外,不小心而已。”

 

少年此刻的脸色已经控制不住地狰狞了。

他的靴子毫不客气地继续狠狠地踩在某个二货的胸口,继续施加力量。

 

身为帝国余晖高级BOSS的一员,从不在任何人面前表露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无时无刻都能保持一张让人看不透的笑脸的他只要在这个家伙面前瞬间就能破功。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就是随时随地都能把他气得七窍生烟火气直冒。

 

“意外?不小心?”

他说,冷笑着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安岩,居高临下。

“你一路上意外了多少次?不小心了多少次?”

 

且不说这二货一路几乎就是踩着陷阱跑了,还是不是地引来几个怪物。

妈的这家伙口口声声说保护他,结果特么全让他来收拾善后了。

 

“这都一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甚至还不如以前。”

狠狠地踩了安岩胸口几脚发泄火气,阿塞尔这才松开脚,让刚刚又触发了陷阱而有些灰头土脸的安岩爬了起来。

他刻薄地哼了一声。

“哥和你组队一年真能忍得住没抽死你。”

 

“说什么呢?”

他这么说,本有些理亏不吭声的安岩不乐意了。

“要不是我把郁垒之力存着自己不用专门给他补充,他能随时随地满血满蓝地打怪?”

他反驳道,顺便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神荼又不像你,就算我触发了陷阱也没说过我一句。”

 

少年那双大大的猫儿眼本只是鄙视地瞅着他,听他这么一说,突然目光一冷,脸上的阴影也黑了几分。

 

“是啊,我哥那么好。”

他冷笑一声道,“等下汇合了你还是和他组队去吧。”

 

他说完,甩脸转身就走。

 

“哎——阿塞尔,等等——”

阿塞尔突然地甩脸让安岩一时间莫名其妙,赶紧追上去。

 

艹,搞什么?

这小子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所以说叛逆期的小孩子就是难搞!

 

…………

……………………

 

虽然是三个洞穴,但是最后汇聚的终点好像是同一个中间的大厅。

不多时,分开的三组人再度汇聚到了一起。

走中间那条洞穴被其中的陷阱和怪物弄得灰头土脸的江小猪冲着难兄难弟的安岩就扑了过去,两人一起好一顿抱怨。

 

孤身一人走过了长长的洞穴,仍旧是一身一尘不染看起来简直像只随便是散了个步那般轻松写意的神荼抬眼看了和江小猪凑到一起说个不停的安岩一眼。

然后,又看了不远处的阿塞尔一眼。

一如往常地,阿塞尔仍旧是没看他一眼。

 

神荼安静地将目光移开。

 

“我没事,哥。”

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

仍旧是有些疏远的口气,只是声音里带着几分僵硬和不自在破坏了那份刻意的疏远。

 

神荼转移开的目光在空中微微顿了一顿。

好一会儿之后,他低低地嗯了一声。

然后,他也没有再去看阿塞尔,径自向前面的安岩走去。

 

站在前面等着他看到了这一幕的安岩咧着嘴冲他乐,那笑脸怎么看怎么傻。

 

“放心吧,神荼,阿塞尔很懂事的,他心里明白着呢。”

和神荼肩并肩地走在一起,安岩轻声说。

 

神荼仍旧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没说什么,继续往前走。

而安岩则是继续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以前是不知道,阿塞尔其实也挺厉害的,我看再过几年就不比你差了。”

“阿塞尔只是和你一样不太会说话而已,其实还是好孩子。”

“他这一年也长高了很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比你高啊。”

“阿塞尔年纪轻轻地就能成帝国余晖的高层,本事还是相当厉害的。”

“神荼,阿塞尔他啊……”

“阿塞尔…………”

 

本来神荼还只是偶尔嗯一声作为回应,但是随着安岩一直在喋喋不休地夸着阿塞尔这里好那么好这里厉害那里厉害,一路上话题就绕着阿塞尔转个不停,男人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了起来。

 

一行人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因为前方再一次出现了三个洞口。

 

“看来又得分三组了哈。”

江小猪这么自言自语了一句,回头去看安岩。

“安岩,要不这次我和你……”

 


江小猪的话还没说完,神荼已经伸手抓住安岩的右手。

“过来。”

他说,毫不客气地一把将安岩向右边自己所在的方向拽来。

 

“安岩哥。”

几乎是在小猪话没落音的同一时刻,一只稍小的手从左边伸过来一把抓住了安岩的左手。

“我们走这边。”

几乎是神荼伸手的同一瞬间也抓住了安岩手腕的阿塞尔把安岩拽向左边自己所在的方向。

 

一左一右两股力量势均力敌,彼此抵消。

 

兄弟两人几乎是心有灵犀地同一时间抬头,对视了一眼。

没有人松手。

 

而被两人同时拽住夹在中间的安岩一脸懵逼中。

 

……

 

“他们在玩什么?”

波浪长发美女卡卡雅一脸不懂地指着三人问。

 

江小猪哈哈干笑两声,一甩头,头也不回地冲着中间那个洞口走去。

 

妈的老子好不容易帮你拦住一个神荼已经是呕心沥血费尽心思了安岩你特么一转眼居然又给我招惹了一个神荼第二回来!

妈的老子死也不管你那波烂事了爱咋咋办吧你这个招蜂引蝶的二货!

 

——TBC——


新的一集哪里虐了?明明很好,一看完我脑中就欢乐地补出这个梗了。

神荼和阿塞尔是兄弟嘛,性格像,爱好也自然是像的

黑化兄弟两枚,想象一下这两兄弟未来你一个我一个的给安岩下套的‘美好’未来…………懵逼中的二货岩未来堪忧。

PS:同志们看我这么长长长呕心沥血的一篇,快给我留言补充能量啊~~


评论 ( 34 )
热度 ( 433 )

© 天洛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