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马控,王样控,艾伦控,暗表、利艾、荼岩不可逆,脑洞太大就爱狗血,毛绒控~

蛛网 44【勇者大冒险/荼岩】……安岩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44

 

安岩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肯定是负值。

不管是王胖子还是江小猪都曾经吐槽过他,只要有他在,出个任务肯定要发生个意外,而且意外必定是往坏的方向发展。

本来级别不高不算危险的任务,只要他一加入,肯定会引出什么沉睡的怪物啊僵尸啊吸血鬼啊以及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基本都是追着他跑。

按照张天师的说法——安岩你是郁垒继承者,又是极阳之体,对于那些属阴的东西来说,是极佳的补药,一旦吸走并消化你的阳气,那些阴属的东西至少能进化四五个阶段,这样一来,自然会勾得那些东西从长眠中醒来。

 

卧槽,我是唐僧肉还是千年人参啊。

 

张天师说话的时候安岩忍不住在心底如此吐槽。

一边吐槽着,他还下意识看了旁边的那位肤白貌美大长腿的黑发帅哥一眼。

 

这么说经常把他从那些怪物手里救出来的神荼那就是大师兄了?

 

他刚这么想着,就看到神荼眼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吓得他赶紧掐灭了心底的吐槽欲望继续老老实实听张天师给他上关于魁道力量运用的课。

 

……

 

当在这个据说危险程度是B+应该不会有什么高危险怪物的安岩看着眼前那条巨大的漆黑的蟒蛇吐着信子,用冰冷的菱形瞳孔灼灼地盯着自己的时候,他只能再一次吐槽自己那绝对是负值的运气。

那蟒蛇粗长得可怕,不说那盘起来像是一座小山的长度,就说它那身体足足有两人之粗,就已经够令人心惊胆战了。

更可怕的是,那蟒蛇的头顶凸出了两个看起来像是畸形的骨头——更确切的说,那是龙角——一旦有了龙角,蛇就不能再叫蛇,而应该称之为蛟。

而眼前的这个怎么看怎么像是活了数百年成了精的毒蛟明显已经将他视为了猎物,看那家伙盯着自己,白森森的利齿上毒液都滴下来了!

 

擦!被一条毒蛟盯着流口水的感觉你们知道吗?你们想体会吗?!

 

安岩还没来得及吐槽完,那毒蛟已凶猛向他扑来,血盆大口一张就想要活生生地将他整个人吞下去。

他一个熟练无比的驴打滚就躲了过去,可是翻身起来的时候一脚却是踩入了旁边的陷坑,脚踝咔擦一声一阵钻心的疼就让他歪进了陷坑里,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毒蛟再一次向他张开血盆大口——

 

一道漆黑的影子掠过。

一把漆黑的长刃从天而降,竟是猛地一下将那足足有两人粗的毒蛟从三寸处整个儿砍断成了两截。

安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拎着往旁边一躲——

他睁眼看着在自己被那人拎着一躲的瞬间,漫天血雨就从他眼前喷了出去。而他们两人因为躲得及时,身上竟是没有溅到一点血。

他低头一看,只见白发男子手中拿着的那柄削铁如泥锋利无比的黑色利刃斜斜地指向地面,那带着腥气的鲜血滴滴答答地顺着那亮光铮铮的雪白刀刃上流淌下来。

 

“没事了。”

那一头白发的男子随意甩了甩刀刃上的血,将长刃往身后背着的剑鞘里一递,那雪亮的寒光顿时消失在黑暗中。

“上次来并未见到这个毒蛟。”

他盯着那已经死了的毒蛟沉吟道。

 

……因为身为唐僧肉千年人参的小爷我来了啊。

安岩忍不住自己吐槽自己。

然后开口问道。

“任务完成了?”

 

“嗯。”

崖至回答,刚才在安岩的帮助下打开了那个必须要两人合力才能打开的机关之后,他就独自进了门里,因为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门外很安全,所以他也就让安岩留在了这里。

只是没想到,明明上次很安全的地方,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一只毒蛟。

若不是他及时返回……

 

“抱歉。”他说,浅褐色的瞳孔看着安岩,菱角分明的唇动了一动,“让你遇到危险了。”

 

“没事,我一点事都没有。”

安岩摆了摆手,说,“你任务完成的话,我们就赶紧回去吧。”

他的语气中不经意流露出一丝急切的意味。

 

“你很着急?”

 

“呃……是、是有点。”迟疑了一下,安岩还是承认了,“我想快点回去。”

 

“也好,那走吧。”

 

“好……啊!”

刚迈了一步,安岩脚一抖,整个人向前一倒,若不是旁边的崖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他恐怕就一头栽倒了下去。

 

“怎么?”

 

“……刚才,脚那里扭到了。”

感受到脚踝处那一阵阵钻心的刺痛,安岩嘴角直抽。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明明急着赶回去,偏偏又扭到脚,一瘸一拐地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崖至沉吟了一下,然后转身,在安岩身前蹲了下来。

“上来。”

他说,简单明了的一句话,那声音中却带着某种不容置疑的魄力。

 

安岩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手表,想了想,也不推迟了,直接趴了上去。

崖至将他背起来,向外走去,他的速度不慢,步伐也很稳,背着一个人就跟没背一样,步伐矫健而敏捷,在崎岖的道路和漆黑的洞穴里却是如履平地一般,以极快的速度行走着。

 

安岩趴在他背上。

在不久之前因为不小心擦过一个陷阱,外套被弄破丢了,所以现在崖至只是穿着一身薄薄的无袖紧身衣。

他趴在他背上,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身上那微微鼓起的一块块结实的肌肉,一歪头就能看到这人露出的手臂和肩膀上清晰可见的眩二头肌和斜方肌,那肌肉一块块微微隆起,纹理分明,呈流线型而有着漂亮的线条。

 

这肌肉真棒。

安岩忍不住在心里这么感慨着。

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

 

崖至的肩膀很宽,也很厚实,趴着很舒服。

一路走来,安岩也见识到了崖至的能力。

很强,非常强。

若不是那个机关定死了要两个人一起开,崖至一个人很轻松就能完成这个任务。

 

和这个人在一起,不知为何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就跟和神荼在一起一样。

……

…………总觉得这个人和神荼有点相似。

 

如果说神荼像是皑皑白雪之中茕然冷傲独立的一株秀美的白梅的话,那么崖至则像是一株挺立在雪山峭壁之中粗犷而又锐利的褐松。

明明是完全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安岩却莫名就是有一种两人很相似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让他总是下意识顺着崖至的话去做,就像是以前出任务乖乖听神荼的话一样。

 

…………

…………………………

 

“他接了任务?”

在THA分会的接待大厅里,面容秀美的黑发男子皱起了眉。

 

“是的,如果您查的那位先生名字没弄错的话。”

飞快地敲打着键盘调出资料的接待人员如此回答着,对神荼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一双眼闪动着星光瞅着眼前这位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冰山帅哥。

嗯,对的,这位接待人员是女的。

她用甜美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这位叫安岩的先生在昨日和另一位协会成员一同接了一个B+任务,按照任务要求,若是今日午时带不回任务物品,就算任务失败。”

她看了一眼时间,“时间已经快要到了。”

 

神荼抿紧了唇没有再问,因为他很清楚根据保密原则,这位接待人员不会将那个人的资料以及所接的任务告诉他。

不过,既然任务时间快到了,想必那人应该会在限时之前赶回来。

或许等下就……

 

不过安岩为什么会突然和别人一起出任务?

江小猪、允诺、王胖子等人前几日就各自去执行任务去了,不可能留在这里。

那个人到底是……

 

 

 

“啊——终于到了!累死我了!”

 

外面突然传来了某个青年熟悉的叫嚷声,神荼眼角微微一动,抬头就往外看。

透过明亮的玻璃门,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两人。

 

安岩站在台阶下面,一个白色长发及腰的高大男子站在他身前,安岩仰着头,两人正在说着什么。

正午时分明亮的阳光照下来,落在两人的身上,像是将那两人笼罩在光圈中一样。

只见那白发男子抬手,动作亲昵而又自然地揉了揉那矮了他一头的青年的头。

青年歪了歪头,却没有拒绝,反而对白发男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三分明亮,十分干净。

三分傻气,十分天真。

 

正午的阳光从天窗里直直地照进来,撒在大厅之中那泛着光的花纹大理石地面上,将整座大厅照得亮堂堂的。

黑发的年轻男子静静地站在柜台之前,影子短短的一簇缩在他脚下,浓缩成漆黑的阴影。

稍长的细碎额发散落在他的眼角,从上面照下来的阳光让他额发的阴影散落在他的脸上,笼罩住他的眼,让人看不清。

粉樱色的唇,薄薄的一层,像是刀削一般的弧线。

他茕然而立独自站在那里,明明是亮堂堂的大厅之中,却不知为何唯独他所在之地那明亮温暖的阳光也透不进去。

那就仿佛是有一个无形的黑洞笼罩着他周身,将那一切光和热都吞噬了进去。

 

安岩从自动玻璃门里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神荼。

“神荼?”

他惊讶地喊了一声。

神荼怎么会在这里?

 

心底忽的一惊,但是莫名其妙的又是微微一喜。

 

他一晚不归,又因为手机没电没来得及和神荼联系……

所以,神荼是因为不放心才来这里找他的吗?

…………

神荼终究还是担心他的。

他终究还是不会丢下他的。

 

这么想着,安岩不自觉地咧开嘴呵呵的傻笑了起来。

一时间只觉得心花怒放,他立刻就摇着尾巴喜滋滋地想要凑上去。

 

“神荼,你怎么知道来这里找我啊,我昨晚……”

 

安岩一句话还没说完,神荼抬头看他一眼,冰冷目光,面无表情。

然后,转身就走。

 

“等等,神荼——”

 

安岩猝不及防,慢了几步,直到神荼已经走到了门口才反应过来,赶紧想要追上去。

 

唰的一声,自动玻璃门打开。

神荼腿一迈,就径直走了出去。

漆黑色的长靴踩踏着大理石,沉闷脚步声响着,他几步就下了台阶。

 

他走得很快,根本不搭理后面一边高声喊他一边急急地追过来的那人。

他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正好和对面走来要迈上台阶的一名少女打了个照面。

那扎着马尾的少女抬头一看是他,顿时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

 

“神荼哥哥~~”

甜甜地喊着的瑞秋刚要上前和神荼打招呼,但抬眼一看,那脸上笑容就是一僵,想要上前的动作也是一顿。

而就在她一顿的瞬间,神荼已像是一阵风一样快步走过,和她擦肩而过。

而留下瑞秋整个人僵在原地。

 

……

是她的错觉吗?

此刻的神荼身上散发着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危险到她刚刚仅仅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瞬间心惊肉跳不寒而栗的地步。

仿佛一个在阳光之下明亮到了极致的无穷无尽的黑洞,只要稍微靠近,就会被那恐怖的黑暗吞噬进去,那可怕的压迫力如暴风骤雨而来,一瞬间就能将其碾压得粉身碎骨。

 

而且……

虽然只是仓促一眼,她看到的是从神荼眼角滑过的一道血红色泽的余光。

莫名令人感觉危险到极点的血光……

 

 

瑞秋还僵在原地,就看到台阶上面安岩急冲冲地追了下来。

而且安岩追下来的跑步姿势相当的奇葩,根本不能说是跑,而是一蹦一跳地蹦跶过来的。

 

瑞秋错愕地看着那个笨蛋从台阶上一蹦一跳地蹦跶着往前跑,结果蹦跶得太急,脚一歪,顿时整个人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吧唧一下正好栽在了神荼脚下,青年面朝下趴在那里半晌没能爬起来。

 

而神荼的表现也非常奇怪,几乎是在安岩摔下来的一瞬间,他就近乎本能地转过身来。

手微微一动似乎要伸出来接人,可是那手也仅仅只是微微动了动,就被它的主人强行止住了近乎本能的动作。

所以,在安岩摔在他脚下的时候,神荼只是侧着身。

细碎的黑发散落在那双丹凤眼上,让人看不清他的眼,只能看见他头部的动作似乎是淡淡地看了摔在他脚下的安岩一眼,然后,转身欲走。

 

可是,他刚迈开步。

那摔得七荤八素的青年突然猛地抬起头,伸手,一把抱住他的右腿——

双臂死死地勒住,整个脸都贴在了那长长的大腿之上。

 

神荼:“……………………”

瑞秋:“………………”

围观群众:“………………快看,传说中的抱大腿哎。”

 

 

“……松手。”

神荼终于开口说了这数天以来对安岩说的第一句话,和数天前对安岩说的最后一句话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不放!”

摔得一脸都是灰尘脏兮兮的,还带着一边镜片已经裂开的眼镜,显得狼狈不安的安岩此刻死死地抱着某人那修长的大腿,死活不放手。

 

“……”

那漂亮的丹凤眼的眼角无法抑制地抽搐了一下。

 

“死也不放!”

死死抱着神荼大腿几乎将整张脸都贴在神荼那富有弹性的大腿肉上的青年如此斩钉截铁地表达着自己的决心。

 

 

…………

……………………

 

在一旁围观得嘴角直抽的瑞秋摇了摇头,也懒得再去看那个笨蛋,抬头又看了神荼一眼。

明亮的阳光之下,俊美男子那一双像是冻结在冰山之中的冰蓝色宝石般的瞳孔泛着漂亮的光泽。

那是宛如一汪冰封的大海的纯粹的蓝意。

 

红色的瞳孔什么的……果然还是她刚才看错了……

 

如此想着,瑞秋又摇了摇头,也不想掺和到下面那一幕闹剧中,转身径自走进了协会大厅里,笑着和值班的那位女性接待人员打了个招呼。

可是那位女性接待人员并没有看她,只是一脸苦恼郁闷地盯着自己柜台前看。

 

“怎么了?”

瑞秋问。

那位和她关系不错的女性接待人员苦着一张脸,指了指前面。

 

瑞秋低头一看。

 

只见那用实心硬木红橡木打造制成的漂亮的柜台外面,有着几个清晰的手指印。

不,不是手指印,因为那手指的痕迹已经深深地陷进去,在桌子边缘形成了几个深深的手指形状的凹进去的陷坑。

 

“这谁干的啊!这桌子可是花了大价钱特制的啊!锤子都很难砸出坑——”

瑞秋刚恼火地嚷到一半,陡然脑中闪过刚刚和神荼擦肩而过那一瞬间令人心惊胆战不寒而栗的危险感觉,顿时一下就哑了火。

 

……神荼哥哥……干的?

…………

为什么啊?

 

…………

……………………

 

“放手!”

 

“就不放!”

某个抱着帅哥大长腿的二货已经不要脸地将一脸脏兮兮的尘土全部蹭到了神荼的腿上。

 

——TBC——

 

不仅仅只是神荼能将安岩制得死死的

基本上安岩一出手,就能轻易将神荼制住


评论 ( 26 )
热度 ( 303 )

© 天洛水 | Powered by LOFTER